2013年8月,唐齊和(左一)在洪江市硤洲鄉下坪村田間指導抗旱。(資料照片) 通訊員 攝
  本報記者 肖軍 黃巍
  通訊員 楊洪波
  今年3月6日,一個令硤洲人刻骨銘心的日子。
  通往硤洲鄉政府的路上從沒聚過這麼多人,也從沒盛過這麼多淚水。靈車送回了他們的“唐書記”,1000多人淚濕眼眶。
  鄉親們說,唐書記走得太急。他身後留下百多公里硬化路靜靜延伸,留下千畝無公害蔬菜基地青翠連片,留下萬畝橘園綿延不斷……
  唐書記,洪江市硤洲鄉黨委原書記唐齊和,他用13年時間,演繹了一段共產黨人與老百姓至真至純的魚水深情。
  6月下旬,記者走進硤洲,追尋唐齊和的足跡,傾聽村民們的真情訴說。
  總有一種使命扛肩上——
  “不想辦法讓群眾致富,
  還叫什麼黨員幹部”
  走進硤洲鄉紅村,大棚連片,蔚為壯觀,嫩油油的菜苗生機勃勃。
  2001年11月,唐齊和來到硤洲鄉擔任副鄉長。硤洲是個人口大鄉,全鄉2.8萬餘人,當時仍過著“吃飯靠種田,養豬為過年”的日子。怎樣讓鄉裡百姓儘快致富?幾經考慮,唐齊和決定試著走一條發展特色經濟之路。他主動請纓到紅村駐村。
  進農家,走田野,摸實情。唐齊和與村幹部商量,利用紅村毗鄰擁有5萬多人的安江鎮、土壤肥沃又靠近水源的地理條件,大力種植蔬菜。說乾就乾,2002年,種植反季節蔬菜的90個大棚建了起來。幾個月後,新鮮蔬菜上市,受到市場青睞。
  然而,由於村裡路況差,影響了蔬菜運輸,運不出的蔬菜有的爛在地里。
  “錢要裝進老百姓的口袋里,服務才算到位。”唐齊和與村幹部認為,要致富,先修路。
  唐齊和經常天不亮就出門,趕上鄉裡的早班車前往市裡,死纏硬磨,終於籌到了修路的資金。在施工的2個多月里,挖路基、抬石頭、搬材料,他樣樣搶著乾。
  如今,紅村的千畝蔬菜基地被評為懷化市“紅旗蔬菜基地”。村支書廖遠德自豪地告訴記者,全村80%的村民住上了“小洋樓”。
  “不想辦法讓群眾致富,還叫什麼黨員乾病�2011年初,唐齊和擔任硤洲鄉黨委書記,在一次鄉幹部大會上,他的話擲地有聲。
  唐齊和與鄉黨委一班人制訂了“一村一品”發展特色農業的思路,要求鄉幹部沉下去,助民富。
  “這幾年,他幫我請專家指點,聯繫貸款,使我的養殖規模越做越大。”下坪村甲魚養殖戶談起唐齊和,感激之情溢於言表。
  在下坪村,生態甲魚產業紅紅火火。同時,新莊的大棚西瓜、大橋的紐荷爾臍橙、扶東的楊梅、溪邊的葡萄……“一村一品”特色農業在全鄉風生水起,春色滿園。
  百姓的腰包一年年鼓起來。2010年,硤洲鄉農民人均純收入2898元,去年達到5600元。
  總有一種情懷寫大愛----“手中的權力是人民給的,只能用來為群眾服務”
  “好人啊!他讓我感受到什麼叫共產黨員,什麼叫黨的溫暖!”
  坐在紅村一套寬敞、明亮的新房內,殘疾老人廖開富講述了唐齊和的故事。
  唐齊和在紅村駐村時看到,廖開富和老伴住在兩間破舊漏雨的房子里,一張鋪著破舊棉被的床,是這個家最值錢的東西。
  眼前這一切,讓唐齊和掉了眼淚。臨走時,他從口袋里摸出200元錢,送到廖開富手裡說:“黨和政府是不會忘記你們的。”
  在唐齊和關心下,廖開富家納入了低保,其房子改建也列入了全鄉危舊房改造計劃。唐齊和還常來走訪這個“窮親戚”。
  村支書廖遠德介紹,在紅村,唐齊和還有不少窮親戚。唐齊和住院期間,這些“親戚”自發前去探望。
  “你離群眾有多近,群眾對你有多親。”無論到哪裡,唐齊和心裡無時不裝著群眾。
  唐齊和自己生活上很“摳”。他家住的是一套建於上世紀90年代的二手房,70平方米的房子里最顯眼的是一臺老式電視機。 但他絕不允許自己及家人占公家丁點便宜。
  大哥曾幾次找到唐齊和,想讓他幫忙攬點修路蓋房之類的小工程,唐齊和硬是不答應。
  二姐夫因患腦溢血落下偏癱,二姐向村裡申請低保,唐齊和知道後找到村支書說:“我二姐家的條件還過得去,低保暫時不考慮,要先保更困難的村民。”
  為了這些事,哥哥姐姐對他有意見,而唐齊和說:“手中的權力是人民給的,只能用來為群眾服務。”
  事實上,作為一個大鄉的黨委書記,只要他“點頭”,暗地裡撈票子的機會不少。2012年,硤洲鄉一個工程發包,一位承包商送上4疊鈔票,希望他“關照”。唐齊和說:“錢我不會要,事按規矩辦。”
  即使身染重疾,清廉之弦也未放鬆。今年春節,下坪村村民蔣志凱到醫院探望,拿出200元錢,要唐齊和買點補品。唐齊和說:“你來看我,我精神好多了,送錢只會加重我心靈的病痛。”蔣志凱只好含淚而去。
  總有一種激情在燃燒----“工作比吃藥有效,工作讓我充實快樂”
  翻閱唐齊和的工作日誌,記者發現,多年來,他有三分之二的時間在跑村組、進農家。
  去年夏季,旱魔肆虐。唐齊和帶領鄉村幹部日夜守在田頭、水渠旁,為抗旱找水、管水忙活著。他時常感到腹部疼痛,妻子勸他去醫院檢查,他說等忙完了抗旱再說。
  8月9日晚,在下坪村抽水現場,忙碌了一天的唐齊和與村民們一起安裝從城裡緊急調來的大功率抽水機,臉上慘白如紙。
  隨著“嘩啦啦”的水流進稻田,村民們一片歡呼,唐齊和卻昏倒在田埂上。
  去年10月,唐齊和腹部劇烈疼痛,不得不住進了醫院,被確診為晚期胰腺癌,必須馬上手術。
  醫生打開他的腹腔時,發現癌細胞已經擴散,化療、手術已不起任何作用。醫生只得在他體內裝進放射性銅離子,緩解癌細胞過快擴散。由於擔心他的承受能力,家人和醫生隱瞞了病情,只說是普通的腫瘤。
  從醫院出來不到一個星期,唐齊和就返回了崗位,“拼命三郎”的作風猶如往日。
  去年12月,唐齊和帶領全體幹部職工參加了沅建至八門的渠道清淤活動,一直堅持到工程完工。
  無情的病魔折磨得他疼痛難受。他疑惑地問妻子蔣玉梅,只是一個普通的腫瘤,為什麼手術後還這麼痛醋陪俱駁惱煞潁衩沸耐床灰眩嶠擦聳登欏�
  唐齊和頹然倒在床上,半個小時沉默不語。後來,他掙扎著坐起來,平靜地對妻子說:“我還是要去上班,能工作一天是一天。”
  今年1月19日,唐齊和再次住進了醫院。住院期間,病房成了他的辦公室。
  1月28日,硤洲鄉召開年終總結大會,唐齊和的講話鏗鏘有力,鼓舞人心,在場的鄉村幹部無不動容。
  走下主席台,唐齊和麵色慘白,大汗淋漓,面對妻子的抱怨,他笑著說:“工作比吃藥有效,工作讓我感到充實快樂。”
  3月4日,已經聽得見死亡腳步聲的唐齊和,同鄉班子成員研究相關工作後,一再囑咐:“選好村支書是一件大事,一定要做好基礎性的工作……”
  “我走後喪事一切從簡,骨灰就埋在我聯繫村下坪村的山頭上,我活著沒能讓村裡富起來,死後要看著大家過上好日子。”唐齊和握著妻子的手交待。
  再堅強的外表下,也有一顆柔軟的心。病房裡,唐齊和捧著兒子的照片看了又看,任憑眼淚流淌。
  3月5日,唐齊和已說不出話,呈昏迷狀態。晚上9時,兒子唐彬從大連趕到了病房,唐齊和奇跡般睜開了雙眼。
  蔣玉梅打開唐齊和留下的視頻,一個熟悉的聲音傳進了兒子唐彬的耳中:“彬彬,你一輩子要做一個對人民、對社會有用的人,照顧好媽媽……”
  3月6日凌晨3時18分,年僅49歲的唐齊和帶著萬般不舍,離開了他的家人,離開了他所鐘愛的事業。
  唐齊和靜靜地走了,留下了一個共產黨員常青本色,燭照來者,他的擔當和大愛、熱血和激情,化作一串串音符,奏響著生命的浩歌。  (原標題:生命的浩歌)
創作者介紹

新成屋

wu87wuczgb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