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孩子上學湊“五證”,卻因暫住證、“老家無監護條件證明”不合格而卡住,心急的曹海麗打起了假證的註意,結果在交易時當場被抓。昨日,被媒體稱為“關鍵字假證媽媽”的曹海麗,在昌平法院受審時認罪,檢方當庭建議對“假證媽媽”判處緩刑。(12月11日《新京報》)
  曹海麗買假圖章辦假證確已違法,但若不是外地戶口在京上學遇阻,心系兒子的求學路,誰又會想到去作假?我國城鄉二元戶籍制度在城鎮化的浪潮裡帶來了種種問題,戶籍捆綁了太多的公民權利,此案突顯了在戶籍與學籍掛鉤下受教育權的不平等。前幾年,許多打工子弟學校因政策輪番被取締,而公立學校教育資源緊張,學位有限,優先保證本地孩子上學、外地戶口設置門檻無可厚非,但是隨著城鎮化的發展,越來越的人涌向城市,外地戶口求學的洗碗機門檻到底該設多高?戶籍問題帶來的不平等該誰來負責?外來工子女的受教育權利又該如何保障?
  數據顯示,2借款012年年末,我國流動人口有2.36億人,其中75%是從農村流向城市。當國家大力提倡城鎮化時,有思考過最基本的教育權會惠及外來人員的子女嗎?北京屬外來務工人員較多地區,優勢教育資源集中但教育資源異常緊張。2009年底北京市實際常住人口已達1972萬人,“十一五”期間比“十五”期間年均多增近20萬人,新增人口中70%來自於流動人口。於是非京籍兒童的上學問題也更加突出,從今年被報道的兩起“假證媽媽”韓美麗和曹海麗為兒子在京上學辦假證被抓便可一窺而知。
  曹海麗在辦理入學借讀的過程中,“老家的無監護證明”被回龍觀街道以證明不符合格式為由拒絕辦理借讀證明,其暫住證不滿6個月,也無法開具借讀證明。但其實曹海麗和丈夫來北京3、4年了,以前辦過暫住證,後來覺得用不著就沒再辦,又是一條“冤枉路”。外來務工者不一定明瞭本地的多種政策,大多只是想著打工機會多也能多掙點錢。但公共服務單位,或是居住地所在的社區,卻沒有將外來務工者所涉及到相關政策明確告知,例如孩子上學所需的所有證件,任由他們“摸黑抓魚”,再以一次次“不合格”打景觀設計回。這些外來務工人員,沒有人來關心他們告訴他們應該怎麼做,沒有人來告訴他們如何來規避風險。有關部門是否應該反思,如何為外來務工人員提供更多的幫助。
  記得去年《京華時報當鋪》曾報道,一位趙先生為兒子上學前前後後加起來竟然辦理了15個證明。因海澱區教委規定,辦理入學手續需“五證”,但其中每項又細分為若干條款,如:在京居住證明需審核租賃合同、房產複印件、租房納稅證明等。如此多的門檻,真是上學比登天還難。
  應為外來工子女多配置些教育資源,增加外來工子女的上學機會。此外,京市教委曾發佈2011年小升初政策,外來務工人員子女在京借讀所需提供的證明將從往年的“五證”減少為“兩證”,方便孩子就近上學。事實顯示,在京借讀是可以不需要這麼多證的,那為何不能在所有義務教育階段都採取證件簡化的辦法,非要折騰這些家庭呢?
  文/黎柳茜  (原標題:“假證媽媽”凸顯外來工子女教育之困)
創作者介紹

新成屋

wu87wuczgb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